11 麗莎與某些人

麗莎感到有點困擾。

對於語言學校這樣八卦叢生的地方,再小的事都能變成眾所周知。班上的一個男孩在對麗莎表白後,單純的事情便被同學們大肆宣傳,原本打算放棄的男孩被慫恿後甚至有不死心的趨勢。

"試試嘛,就當一次經驗也不會有損失。"麗莎還記得伊恩這樣開玩笑地說。麗莎果斷地回絕這種可能性。畢竟並不是所有人都覺得被毫無交集的異性欣賞是件值得雀躍的事。尤其麗莎是種享受單身到趨近孤僻的個性,這是懷德等人所不能理解的。

而出乎意料地,日後發生的一起驚人事件讓麗莎對於這樣的一句話與一些人在她心中所代表的意義感到徹底失望。

2 notes
10 麗莎與蒂申

麗莎已經習慣在自己能達成的最低限度以內絕不請求幫忙的頑固堅持,雖然這是一種與倫佐互相競爭間接形成的習慣。這也造成她始終無法忍受他人輕易索取幫助並視之理所當然,反之亦同。

但這樣的想法不得不產生了些許變化。

一日,麗莎的終端機故障了,無奈於設定界面僅使用當地語,麗莎數次嘗試失敗後,不得已只好求助於同學,對方不假思索地答應。但問題比兩人想像得更複雜,甚至動員了整班同學一起加入討論。而最終發現問題起因於”登錄錯誤”這種愚蠢的問題。當時名叫蒂申的女孩第一個發現問題,麗莎不禁與女孩相視大笑。

「妳應該早點叫我來的,」蒂申好看的鵝蛋臉上掛著帥氣的笑容。「好在這只是小問題。」 接著蒂申突然靜靜看了麗莎一會兒,聳著肩說:「其實什麼問題都可以來找我,真的,」看見麗莎驚訝的表情後,她再次揚起微笑,「我不是一個那麼忙的人。」

那晚,麗莎首次在這陌生的地方感受到如此直接的善意,她甚至不需開口表示,對方就已了然於心。當麗莎想著對自己嚴苛的同時,也在不知不覺間將自己塑造成一個批判的人,而此時真誠的蒂申就如同一面鏡子與一支棍子,敲碎她那早已停滯不前的古板原則。

但麗莎仍為此感到高興,這是早在她啟程以前就預定要學習的事情之一-長大

1 note
9 麗莎與莎莉

「『妳不過是自我感覺良好罷了。』」麗莎依稀記得,那時莎莉笑著重現姐姐說這句話時的模樣。

一天懷德和伊恩邀請麗莎與西羅吃晚餐時莎莉似乎相當興奮。麗莎能肯定她認為麗莎不論怎樣的場合都要有她在才合理。「我祇邀了麗莎和西羅。」對此懷德冷淡地說。於是一路上莎莉不停用類似的問題騷擾麗莎:「妳覺得我該不該去呢?嗯,對,妳說要問懷德,可是想想看,就算再不願意他好意思拒絕我嗎?」當晚,她理所當然去了。

事後類似的事情又發生幾次,一次伊恩發的邀約並未發給莎莉時,她甚至對麗莎如此說:「他肯定認為妳一定會跟我說這件事的,對吧?」麗莎不願代表其他人多做闡述,聳聳肩便轉身翻了個大白眼。

至今麗莎明白,莎莉的姐姐對她的評論肯定不只是玩笑話

1 note
8 麗莎與莎莉

莎莉曾私下與其他人談論關於麗莎的嗜好(雖然她很懷疑實際上的對話比莎莉轉述的加油添醋不少)。於是麗莎在懷德等人之中似乎被當作戰略遊戲的同伴,甚至傳進隔壁班級的人耳中,於是這個遊戲圈成了某種同好會。久而久之「來我們家吃飯吧」之類的邀請對於麗莎翻譯過來就是:來打一場吧。

1 note
7 麗莎與倫佐

粗魯一點說:每個人身邊都需要一個混蛋來提醒自己「你也可能是ㄧ個混蛋祇是有時候不那麼明顯罷了。」麗莎與她的兄弟倫佐在彼此身上學到了這一點。因此一直以來倫佐的失敗與成長也同時帶給麗莎正面效應,即便相隔四百光年仍是如此。只是如今的倫佐該由麗莎扮演了。她不確定自己能否有相同的智慧,但她曉得透過即時網絡,隨時有個疑難大師在四百光年外幫助她。

1 note
6 麗莎與莎莉

與麗莎同期的學生裡絕大多數都來自同一個地方。西羅、懷德、伊恩、艾琳、羅菈,他們分配在同一班。在這些學生中麗莎顯得最安靜,莎莉則顯然是相反的類型。然而麗莎仍選擇維持自己既有的形象等待說話的時機。
她就是不能理解漫無目的的攀談意義為何。但偶爾麗莎也會想著自己的沉默其實是對交流興趣缺缺造成的,或許嘗試跟其他人類多點互動不是壞事。但不論如何只要有莎莉的場合,莎莉的話越多麗莎就越顯沉默,然後在一旁靜觀他人的回應。有趣的是懷德等人對莎莉的吐槽總是另麗莎有種一針見血的快感。

1 note
5 麗莎與莎莉

通用語在當地並不流行。麗莎只好從初級的地方語言學起。同時也慶幸莎莉早已學過這種地方語言而進入別的班級。兩個月以來麗莎還對這種語言十分生澀,偶爾瀏覽網頁時,悲哀地發現就連通用語都比當地語親切得多。唯一讓她感到小有成就的一點:她終於能跟當地人說寥寥幾句話而不是當個啞巴。

1 note
4 麗莎與莎莉

麗莎相信廚子還不夠瞭解人一旦決定維持表面關係時,原則背後的含義。當她見其他人用不同掌廚方式時不滿地說:「所有人都認為應該這樣處理飲食。」麗莎淡淡回應並一笑置之。"所有人"。麗莎竊笑著想。其他艙房裡可沒有第二個莎莉。而麗莎也不需要包含在那"所有人"的標籤裡。

1 note
3 麗莎與莎莉

廚子是麗莎起的綽號。畢竟一提起廚房用品和烹飪,對方似乎自認像安東尼波登或高登蘭塞般品味犀利,且欲掌管廚房的運作。只是這樣的幻想在剛提議便被麗莎直截了當地拒絕後,就如水澆滅火般,只剩下一綹鬱悶的黑煙。

1 note
Reply

vn-blr replied to your post: #2 麗莎與莎莉
I never think Lisa has such a action


She decided to stop being a nice person when someone is totally unreasonable. Not the best method though.

0 notes